9月17日摔角的禱告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在你們就沒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太17:20)

E.M. Bounds( 邦茲,1835-1913) ,曾寫了八本有關禱告的書,並作出這樣的結論:「最崇高和最有效的禱告,都採用了與神摔角的姿態。」我們即便爆發激烈的情緒,根本不會嚇到神;當日神摸了雅各的大腿窩,證明了一件事:正如雅各極其想留住祂,祂也同樣極其想要被留住。在那個沙漠漫漫長夜,神大可隨時結束這場角力,然而那祂卻始終徘徊不去。

一位安寧病房的院牧分享了這件事:有個末期癌症病人,痛苦不堪,徹夜難眠,整個晚上就在床上怒吼、叫嚷、咒罵神;第二天早上,他感覺糟極了,他自覺得罪神,萬惡不赦,好像連永生都失去了。他慌張起來,怕神不會饒恕這般咒罵祂的人,於是走到院牧那裡懺悔。

院牧問他:「你認為愛的相反是什麼?」

那人回答:「恨。」

牧師很有智慧地回答說:「不是,愛的相反是冷漠,你並沒有對神冷漠,不然你不會花整晚的時間跟神說話,老實地把你心中的話告訴祂。你知道聖經用什麼字眼形容你的行為嗎?就是『禱告』。你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在與神摔角、在禱告。」

這也是我們所經驗過的嗎?我們不也曾失聲地呼求:神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你為什麼隱藏?(詩10:1) 我們沮喪、失望、憤怒、自責,覺得神好遙遠,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在祈禱、還是在發脾氣!

這並沒有把神嚇倒,祂看見我們這副德性,也沒有離我們而去。就好像雅各所遇見的一樣,祂始終徘徊不去。祂彷彿在等侍我們結束停留在生命的水面、進入深淵底層去;而祂這種深刻的沉默,像個寓意深遠的休止符,要我們放手、佇候,以便更深聆聽祂的心意和觀看祂的作為。

默想:「愛的相反是冷漠」,我對神的態度是怎樣的;這怎樣影響了我的禱告生活。

祈禱:主啊,我的內心是否充滿冷漠,請光照我。阿們。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