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重溫 -「門檻上的信仰告白」專題講座

靈根自植國際網絡昨晚(十一月十七日)假金巴崙長老會道顯堂舉行「門檻上的信仰告白」專題講座,由該網絡創辦人蔡貴恆牧師主講,香港神學院講師及教務主任趙崇明博士回應,約三十八人參加。 聚會由會眾一同唱出在六十年代的一些民歌展開。透過Blowing in the wind,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蔡牧師引領會眾思考當中的歌詞:「這些歌都涉及很多生命的問題,很有神學性……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是反戰歌,他們在這處境中都充滿掙扎,問很多生命的問題。」他又與會眾一起唱〈問我〉,並特別提到當中的一句歌詞:「『面對世界一切,那怕會如何?』──買了債券的人蝕了,能否那怕會如何呢?到底聖經有哪些地方可回應這歌詞?」之後有詩歌默想的靜思時間,及由蔡牧師簡述個人的成長經歷。 七六年信主的他形容自己的生命故事既複雜,又豐富,並被他成長時的文化所影響,形成不少張力,就像站在門檻上般有著很多的掙扎;然而卻因著此,他明白到生命故事與靈修神學及屬靈操練三者的密切關係。他於六、七年前開展了靈根自植這機構,推動人去聆聽、思考及發問:「如果人不反省及發問問題,他的生命故事便只會停滯不前,不能發展到合乎神心意的光景。」他強調我們發問問題的過程,正是上帝塑造我們生命的過程。 從靈修神學及屬靈操練的層面,蔡牧師首先認定三一神的故事 (Metanarrative) 和信眾的生命及成長的關係。他又引用了中世紀的伯爾納 (Bernard of Clairvaux) 的整全生命表達、梅頓 (Thomas Merton) 對於人類能成為真正的鄰舍(Brotherhood) 的反省 、屬靈導引的實踐及新修道 (New Monasticism) 的取向來回應個人生命故事及教會群體的掙扎。

回應的趙崇明博士集中回應蔡貴恆帶出有關信徒在夾縫中 ( Metaxy 或Liminality ) 的觀念。他形容門檻就好像青少年般,正處於脫離小孩、但又未達至成年的階段,當中的掙扎就像我們經常處於在上帝與瑪門之間的掙扎、處於天使與魔鬼之間的掙扎及處於信上帝及靠自己之間的掙扎等。 他認為神學並不是要提供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答案,因為生命故事是動態的,且每個人的故事都是獨一無二的。「以馬內利是神與我們同行,祂未必會為我們提供答案,但在同行時其實是影響著我們。」 他引用電影《機場客運站》中主角的處境來說明身分迷失及語言迷失於一個中轉站處境。因未能返回祖國而須被迫滯留在機場的客運站,主角體會到作為過客的處境。為了適應這個新處境,他在「等待」中必須轉化自己的想法,因而產生了是對將要發生的事情和對家的期待。

他又引用耶穌在曠野四十天來說明聖經中的一個中轉站。趙博士指出,耶穌是被聖靈引領到曠野,在漫長的四十天中的等候所呈現的生命,是被動的、順服的、謙卑的及任由擺佈的;也是放下了生命的控制權的一種屬靈操練。 「曠野是危險的地方,但如我們永遠不進入生命中最危險的地方,生命便不會成長,也不會轉化。」他強調我們的生命故事是有答案的,但須要有一些特質才會找到答案,這些特質就是順服、聆聽、謙卑。 專題之後有默想和反省,聚會在同唱泰澤共融詩歌《我們頌揚主》的和諧氣氛下結束。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