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 生命力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賽40:8)

大自然的美、以及它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常令我讚歎不已。

其中植物的生命力,更是不可少覷,它具有強大無比的威力,就是「萬物之靈」也未必是它的對手。

是的,我就是想說蒲公英了。

最初到達溫哥華的時候,已經領教過蒲公英那迅間向大地蔓延的威勢。一到三月、被雪水泡浸了整個冬季的青草,急不及待地鑽出頭來,茂密地生長,翠綠可人;這邊廂還來不及陶醉於如此美景,那邊廂已赫然發現到處冒出星星點點的小花,像是昨夜趁世人酣睡時從天上撒下來那麼快、那麼多。

我們雖初來步到,卻曉得蒲公英是千萬不中留的。得到好心鄰居的指導,我們舉家出動,趁它們還未結果之前,要把它們快速剷除,否則經風一吹,滿園將會是野花,難以收拾。

那時兩個孩子還是小學階段,最初拔除蒲公英時,還興致勃勃,不到兩天,便罷工了,剩下我們倆頑強地苦戰;兩天後,我們腰酸背痛,也只好得退出戰場。

卡夫卡說:「從土地上生長出來的生命是難以被消滅了,因為土地是永生的,附麗在土地上的生命也是永生的。」

從土地上生出來的生命實在是難以破滅的,因為創造土地的那一位是說有就有、命立就立那一位,祂不只賦予自然界如此生命力,更賜給祂所愛的世人同樣的生命力,能追求美善、抗衡逆境、與哀哭的人同哭、與疲乏的人同行, 只要我們願意。

最近我一位好同學因病離世,她罹患癌症多年,在接受一次又一次手術、轉換一種又一種新藥那無了期的循環之中,體力急劇下降,然而每當我和她通電話時,她總是說:我好好喔!主若願意,我會有力量活下去…… 背後那平靜卻強大的能力,到現在仍然震撼我心。

蒲公英,我未必能征服你,但我至少我已盡了力;這些看來是無功而還的記錄,倒是生命進行曲的休止符而已。

默想:我會怎樣形容我的生命力,我可以怎樣力上加力。

祈禱:主啊,幫助我明白我本身的限制,讓我知道什麼時候該努力,什麼時候要放手交給祢。阿們。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