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陪我到最後

聽你的故事,不單感到難過,也感到氣忿。大半生都追求有人相伴,能有人貼心的、體諒的、與你終老。但此刻,你竟覺得這是人生的一個致命的錯誤抉擇。不明白好人為甚麼總被欺壓、更不明白為甚麼不負責任的人反而被稱譽。

不是說衝突都必定是兩個人的相處和溝通出了問題嗎,但我總覺得單方面的不負責任、冷待或虐待對方顯然非常真實。Abuse, disorder, dysfunctional,schizod...selfishness在此刻就在我的腦際升起、盤旋。想到人的偽善,我覺得心寒!無奈!

我想對你說些打氣的話,但想到你一方面要面對這麼多傷害與痛楚,一方面還要工作,最後還得回到那冷冷的家那種情境,我欲說的話又化成哀嘆。回家的路上,我想得很多,但我得不到一個完滿的答案。我只希望你能找到人相伴,又或者去一躺旅行;我希望你重拾神成為你的昐望,並且再次的快樂起來。但我仍想到人生的孤寂與歸屬。

五十歲以後,我想到死亡的次數愈來愈多,但也意外的發現我更多想到誰陪我到最後。我感激妻子多年來的的深厚情誼,她不單為我建立了一個相愛的家,我也深信她絕對伴我到最後,但想到不少獨自面對淒冷人生的朋友,我在衷心為你們禱告時,也很想對你們說:「我們願意陪你並成為你們的家」。

Tags: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