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與慢

身體又響起不適的警鐘;我必需再次停下來想一想,我是否走得太快。

我走得快是因為我喜歡做的事太多了。錢鍾書在其名作《圍城》中對書中人物方鴻漸的描寫是:「興趣很多、心得全無」。我也常以此自嘲。

不過,我並不是沒體驗過慢的好處。只是,「快」很快又趕上來,令我擋架不住。這一日,很慢的走到診所,慢慢的等待、然後讓醫師慢慢的診斷;最後是慢慢的回家。很久沒有體味過這種慢了;甚麼也沒有做、也不想做,連報章電視也不看,腦中的信息就只有慢。

快有時、慢有時。提醒我神在於時間之外;祂掌管一切。

Tags: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