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舞蹈

從靈修舞蹈說起

 

剛完成了一次靈修舞蹈的交流演出,心情依然興奮。盤桓在愉悅的情緒中,心裡別有一番感悟。

 

那份愉悅,來自突破了自我的限制,沒想到像我這樣「學習遲緩」(指身體技能方面)的也能在人前跳出整隻舞蹈,可算超額完成。

 

幾個月前初學跳舞,只為紓緩壓力,那時心裡為著個人的事情好不擔憂,只想隨著詩歌舞動、默想,使自己短暫抽離困擾。每次跳舞的個多小時,甚麼都沒想,但求讓疲憊的腦袋與情緒歇息,對自己沒甚要求,免得徒添負擔。那時候,我根本不管能否跟上舞步。但不知怎的,卻漸漸地被詩歌感動,體會到舞步的優美。於是,初嘗試以比別人落後半拍的節奏,舞動著身體。再過了兩個月,掛慮少了,心神更投入,對詩歌與舞步天衣無縫的配合,更加享受。就這樣有著迎頭趕上的衝動,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到這裡。


能貴自知,是智慧。我一直清楚自己的限制,從來不勉力而為。體育活動是我的弱項,小學中學,體育差不多都拿C級。十多年前,卻跑去學羽毛球、網球,補償以前失去的機會,身手自然不甚靈敏,但只要能揮動球拍,擊中幾球,已覺滿足。也許,不自設太多的限制,是另一種智慧。誇越限制,生命原來可以更精采、有更多空間與可能。


舞蹈是藝術,這幾年,深深感到沒有藝術人生,是枯燥浮淺的。許是讀一部文學作品,或是看齣電影、話劇,我的小天地突然給拓展了。


十分欣賞老師所編的舞蹈,動作細緻優美,配合樂曲,心靈、情感都被觸動了。跳舞的過程,心,真的動了,逐漸享受其中。生活的空間在不知不覺間擴闊了,多了一份自由,多了一點創意。


最近被臉書的朋友邀請,做了個左右腦運用的測試。意想不到地發現,我左右腦的使用是六十和四十之比,那跟多年前有著明顯的分別。以前的訓練,造就我成為左腦人。幸好,在中學時期已愛上了中國文學,為心靈留著情感流連的角落,右腦不致全然萎縮。後來,覺得生命好像還缺了點甚麼,便開始學習書法、國畫、二胡、陶瓷……再次發掘險被埋葬的情感與創意,誓要把久經冬眠的右腦換醒。潛移默化下,越加愛上藝術。每到外地,都喜歡到美術館參觀,也會看看藝術表演,每次總對生命有新的發現,多點驚訝。


今天,正期待創意的孕育與誕生,透過各種藝術,透過舞蹈,好在工作上得到啟發,在信仰上體會深刻,在生活中找著樂趣。


跳舞教我懂得活在當下,學習專注。每個動作,稍一分心,魯鈍如我,便無法跟上。節拍的拿捏,差一分,總覺得是一種失落。身體的舞動,牽引即時的感覺,感覺帶動舞步,二者互動,不容延緩,也無暇等候。不像在杯裡的水,可以一會兒再喝。老師常說,我們不知道何時會失去跳舞的機會。誠然,生命裡有太多不可預期的事情,此刻的氣息,就是恩典。


突然想起盧雲神父的一本書《念茲在茲》(Here and Now: Living in the Spirit),很喜歡這典雅的中文書名。書中提到,「現代人的生活步調繁忙,常在不自覺中忽略了聖神內在的運作,唯有時時祈禱,讓天主作自己生命的軸心,才能恬然自得地活在當下。」禱告正正需要這份「活在當下」的專注。


在我的體驗裡,靈修舞蹈就是禱告,是結合身心靈的禱告。自己一直在學習靈修默想,深明白靈性是全人的事。除了在內室的祈禱,我特別喜歡邊慢步在大自然,邊跟天父談心,每次都能享受與上帝在花園裡的甜蜜。默想,不再是靜態的。心裡常渴望可以在萬事萬物中,與上帝相遇。在個人恆常的操練中,學會多用想像,讓五官的感覺敏銳起來,與心靈對話,意識神聖的臨在。但在日常生活中,還是安靜的諦聽與傾訴多,心靈的啟動從腦袋開始。在跳舞的過程,心靈卻多少次被舞步與旋律感動。歌詞中,俯伏敬拜、跪下淚流、恩典淋漓、君尊義僕、犧牲撕裂等信息,隨著身體的舞動,直搗心靈。頃刻,對上帝愛慕之情,自然湧流。靈修舞蹈,成為我心靈誠摯的禱告。


點滴的感悟,瞥見心靈空間。跳出框框,專注地用身體、心靈舞動、敬拜、禱告,期待可以更經歷上帝的豐盛,享受生命的自由。

Please reload

最新消息

【重聚‧同行】聚會暨證書課程畢業典禮 (溫哥華)

1/6
Please reload

書藉推介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19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