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露華濃

Wesbrook Mall (註 1) 的變化實在太大了,有點叫人難以置信。 說它由農家少女搖身一變成為摩登時代女性、或由小康之家而變為百萬豪宅都可以,總之,眼前的Wesbrook Mall不斷在變,也就愈發陌生起來。

這是溫哥華的卑斯大學內的一條街道,是我們接近二十年前往維真神學院的其中一條路;幾年前我們有一段時候住在校園內另外一間神學院時,也是我們經常取道的地方。

第一次接觸Wesbrook Mall 的時候,遠在1978年,那時我仍在香港大學就讀,有年暑假我到溫哥華旅行,一位朋友帶我前往參觀的。當時年紀尚幼、閱歷短淺、目光如斗,一下置身這偌大而青綠、既學術又藝術的校園,簡直是入了迷。那時才彷彿明瞭多一點大學的真面目,也開始領略世界之大的道理。

再來的時候,已是十多年後的事了。 Brook 是小溪,Mall 是林蔭路。二十年前,或是更早的時候,Wesbrook Mall 的確帶著濃厚的田園氣息,恬靜而青幽。相對於一般的街道,它只屬中形,東西行都是兩線行車,路邊就是自行車專用線。那裡交通不太頻繁,車輛不多,行人更稀少,只是在公車站附近才會多一點學生出現。林蔭路嘛,樹木當然茂盛鬱蒼;我們常說,多見樹木、少見人群,相信就是昔是Wesbrook Mall 的寫照罷。 從地圖看,Wesbrook Mall 的外圍是Marine Drive (註 2), 是一條沿著佐治亞海峽 ( Strait of Georgia) 彎彎的路,那是一條相當長的街道,橫貫東西,東面始自本拿比市,西面則止於卑斯大學。若是採取鳥瞰的角度,你會看見一個有如放大了的意大利薄餅, Wesbrook Mall 就在內圍,被Marine Drive 綿延的包圍著。向外望,只覺一汪佐治亞的湛藍;水自四面來,風呢,也從四面來。因此,冬季的卑斯校園,蕭剎之外,還添一沫寒彤籠罩的冰冽。 說回Wesbrook Mall,一向都是條十分典型的校園路,左面有一個相當大的球場,夏季經過那裡,總是進行著各種各類的球類活動,歡呼叫囂聲,不絕於耳。向前便是零星的教學大樓、學生停車場、還有大學醫院,在這裡橫過University Boulevard (註 3) 就是學生活動樓和公車總站。右邊呢,是一些有點破舊的兄弟會等宿舍平房,往前走便是維真神學院,這些建築物之間就是隨隨便便一片片不大公整的草地。印象中,這一帶沒有民居;民居嘛,富貴人家的房子多在Marine Drive一帶,臨山面水那種無敵海景呢。 不知打從甚麼時候開始,Wesbrook Mall 彷彿變了臉,安份守己的草地不久就被整容起來。先是多了一些工程車往來,運來了沙石水泥、木材玻璃,在其中一個地盤上大興草木;接著是更多、更吵的重型車,載來了更多的材料,壓陷了路面,揚起了塵土,拔出了樹木,進軍更多的地盤,徹底地掀起了叫人置身於大如戰場沙場、小如屠場市集的噩夢的序幕。 於是,往日安寧謐靜的校園,忽地喧鬧起來。三、四層的公寓 (apartments)和城市屋(town houses),不單在 Wesbrook Mall,在校園內其他街道,紛紛落成,而且間間標緻奪目,教人看得眼花撩亂;往來的交通,也相繼繁忙起來,出入的車輛,尤見名貴入時,好個大學露華濃!原先在那裡的教學大樓、球場、神學院和醫院等,仍在那裡,可是,夾雜在剪裁得如斯別緻和講究的私人物業之間,不免有點陳舊老套的味道。 往常我開著車子駛進Wesbrook Mall時,總有一份肅然的敬意,如入學海無崖之境。如今,每當公寓和城市屋映入眼簾之際,不知為甚麼,內心不禁浮現了一種難解的不悅,有種美好的事物被蹧蹋、寧靜的氛圍被驅散、高尚的情操被瓦解那種無奈和惋惜。許是,那份格格不入的雜亂感,或是市儈得不堪的商業味,叫人有點不知所措。 有一段時間,我們就住在 Wesbrook Mall 盡頭的一間神學院的宿舍內,初時,只有一個城市屋的工程,正正在神學院的對面進行。早上七時正,它們工程車的引擎準時啟動,也就成為了我們的鬧鐘,忠實地替我們報時。於是,我們一骨碌起來,迅速關上所有玻璃窗,務求把震耳欲聾的聲響、和差點令人窒息的沙塵徹底的距於玻璃窗之外。儘管如此,我們的耳朵仍然受到無情的摧殘,而我們位於五樓的單位,仍是灰塵滿佈,仿如置身工程地盤之內,並有走投無路般的悽楚。 就在無聲無色之間,一天早上醒來,我們赫然發現了我們竟然同時被四個工程地盤圍剿起來,還未趕得及有所反應,忽然看見對面的叢林有點奇怪,原來有一些工人正在那裡坎伐樹來。原本高聳入雲的樹木,不消一會,竟然紛紛倒下。我不禁大叫起來:他們在坎樹…..幹嗎他們在坎樹….這裡是溫哥華,是卑斯大學,是講求環境保護的先進國家,這裡不是第三世界…… 看見一棵棵樹倒下,有如看見一個個生命殞落,很痛,很難受。 然後,一棟棟新簇簇的公寓和城市屋又落成了,圓滿了不知多少個成功置業於卑斯大學校園的美夢,政府、大學和建築商也滿意的點算著可觀的收入,一個看來是三贏的好景,內心的悵惘竟愈見沉澱明晰。

楞楞地想,往日那靜謐樸素的Wesbrook Mall或大學校園,從今恐怕只能在日漸剝蝕的記憶中回味罷了……. 註 1、2、3 :溫哥華卑斯大學校園內的街道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