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默觀與梅頓 (四)

美學、視覺觀感與光 若從視覺觀感來談論美,第一樣重要的是,視覺沒有光就不能看見美的存在。 沒有光就沒有美的視象,沒有光影就沒有立體的美,攝影是光與影的捕捉。景緻的色彩,線條的剛與柔,氣氛的明與晦,層次的遠與近,全都是光影的作用。沒有光就不能攝影、也沒有美學的審視。其實沒有光,物體無論顏色多美,形態多奇特、結構多複雜,也不算真實存在。沒有光,物體與物體之間也沒有距離感和個別存在的身份與形態。 神就是光,卻把自己隱藏在黑暗裏,祂隱藏在奧秘裏,人與萬物才可接近,而不造成傷害。祂又透過光臨在萬事萬物中。人每日活在光中,在光中得以見光,及見生命和光彩。

晨曦和黃昏的美,美在使人可見光的源頭,絢爛充滿光彩但又溫柔可及,雖短暫而消失,卻是永恆的召喚。 尋找光,就尋找到神;神光照射,是恩典的到訪。我在靜修時見過六盤在靜院樓梯的蝦脊花,每株大小一樣,放在樓梯兩旁。其中一株特別光采,是因為晨光照射,它就特別有生命的色彩。我們靈修,就是讓生命敞露在造物主的光中,享受恩典的光照。但我們也無須刻意在生活中尋找光,處處都是光,光在包圍你。我們也無須追尋擁有相遇神的經驗,是神擁有你,讓你有相遇的恩典,不相遇也在恩典中。光明與黑暗,都是一樣,都為此感恩,為此喜樂。這樣才會常常喜樂,而不是常常失落,鬱鬱寡歡。把上帝的無限盡量的擠進我們淺窄的心靈中,遠不如在無限的祂內生活,及為祂是無限而喜樂。這豈不是更重要的事和更好的祈禱呢!《沉思》(Thoughts in Solitude,頁94)

梅頓提醒我們: 要遠離獲得特殊和獨一經驗的潛在想法,及對自我實現,成就感和滿足感的追求……這意味著一個有效的屬靈指引,是引導一次徹底的戰役,對抗從屬靈野心和自滿而來的所有形式的幻想,其目的只是要在屬靈的榮耀中建立自我。這是為甚麼聖十架約翰那樣敵視異象、出神和所有形式的「特殊經驗」。那是為甚麼禪師說:「如果你遇見佛陀,把他殺掉。」 《禪與欲》(頁76-77)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