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想

來啊、請看、十架發光、請聽神對你親切的召喚!請看眾先知與門徒、那些如雲彩般的見證人

他們朝著主的榮光的傳統: 讓我們看見並聽到他們的腳步聲漸近,跫(窮)音!

  • 血染的殉道者  他們激烈並徹底的說明他們寧願有耶穌

無論是在鬥獸場犧牲的聖徒、護教的持守真道的游斯丁、八十高齡的玻里甲、第一位女殉道者Feliciitatis, 都選擇效法基督、與主合一。初期教會以至於後世的殉道者的血都是教會的種子。

我們的委身已到流血的地步?

  • 曠野的智者 神的智慧及與主聯合:沙漠教父安東尼視靈命成長是一場與魔鬼的較量,他在曠野二十年安靜默想禱告。他說:“「魔鬼害怕那些生活良善,祈禱,禁食,溫柔,守貧,輕看世上虛名,謙卑,充滿憐憫,節制的基督徒,魔鬼尤其害怕一顆充滿耶穌基督之愛的心。」

第四世紀的伊夫糾斯提醒我們靈魂的最大敵人就是以自我為中心;他歸結了八類的罪:貪食,淫情,貪財,沮喪,發怒,沉悶,虛榮和驕 傲。我們若要進到純淨的禱告中,內心就要不為外物所動,要超越自己的沉思,單單地追求神。為到不能親近神、刺心之痛。

之後,西方那位懺悔至深的主教奧古斯丁,活証了護教、神學及宣講結合的人生。東方的丟尼修、隱密靈修傳統的代表則提出肯定神學與否定神學。前者強調的是對神的理性認識,後者強調的是直覺,認為神超越了所有觀念,人的一切辭彙和觀念都不能完全描述神。我們應當用自己的全部心靈在愛中與神相會。

我們今日追求知識抑或智慧?我們有否退到曠野默想?

  • 貞潔者 以屬靈操練來保守自己常在神愛中:聖本篤(480-547)你是西方修道傳統之父,你寫成了《修道院生活規則》至今仍是屬靈操練的最好原則。

你的規章提醒:獨處及群體中學習過敬畏神的生活;愛慕神的旨意勝過自己的意思;甘心謙卑地順服、不隱瞞自己的罪;承認自己實在是不如別人;控制自己的舌頭;耐心節制、滿足地生活。

之後,大貴格利的靈修崇尚愛慕、注重禱告及清唱的崇拜;馬克西母(580-662)靈修就是不斷“聖化”的過程。聖化是在聖靈的引導下,藉著愛慕神達成的。愛神之所愛,惡神之所惡,使人的意志不斷地被神的意志所同化,從而“與神合一”。

東正教的禱告方式:默念耶穌的名字。“在每天平凡的生活中,養成一 種‘心心念念在耶穌’ 的習慣”。其最常使用的就是:“主耶穌基督,求你憐憫我。

我們有否追求並活出貞潔?我們有沒有共同追求愛慕神的群體?

  • 神的愛人、默觀者

中世紀教會的黑暗令神傷心不已,他們重蹈啟示錄教會的覆轍。但十一世紀的靈修師父伯爾納(1090-1153),你那本《關於神的愛》一書的偉大是在於將愛重新釋:“為神的緣故自愛”,將自己完全交給神,以神的意願為自己的意願。

聖法蘭西斯(1181-1126),以操練 “甘於貧窮”而聞名於世。他一方面完全投入到一無所有的貧窮生活,另一方面,又以喜樂自在的心完全信任天父,信任祂必供應生活所需的一切。他更是一位和十字軍截然不同的和平主義者。

“強調基督的受苦”是方濟會神學家波拿文士拉(1217-1274)靈修神學的典型基調是默觀。他認為“默想的秘訣建基於福音書的記載,他激發讀者的想像力想見當時的場景並參予者。

默想高度的集中於耶穌身體受苦,喚起默想者切膚之痛的同情。他這樣禱告:“因祂的死,我們這些該死的,才得以存活。因祂的死,天地同聲哀泣,堅石也要因心慟而崩裂四散!世人的心啊!如果每逢思念受難羔羊所作的 犧牲,你們竟不會因恐懼而顫驚,你們竟不會因憐憫而動容,你們竟不悔改破碎你的心,你們竟不因這犧牲的愛而柔軟你們的心,我只好說:你們的心比石頭更加堅 硬。”

《效法基督》的作者金碧士(1380-1471),奉行的一個基本理念:入世的生活本身,就可以成為一種靈修操練。對他而言:默想就是遵照基督的生活模式去生活。

朱莉安(1342-1416)的靈修神學發揮了神母性的主題,甚至將其應用到耶穌基督身上,“我們真正的母親——耶穌,盡其所能的祝福我們,不僅給與我們喜樂,也給與我們永遠的生命。故此,祂以愛褓抱我們在祂的懷裡。”其二,神對所有的創造物有無止無盡的愛(第135頁)。

《不知之雲》著於十四世紀,作者提醒我們“沒有人能透過自己的知識完全瞭解神,因為神並非受造之物。但是,單單藉著愛,我們每個人就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抓住神。” (第144頁)

我們的心肯為基督而破碎嗎?屬靈生命的最大敵人是自我中心。當人自認為聖潔完美,甚至神是為其所擁有時,自我就成了我的敵人。你是否明白並追求純全之愛?不斷地倒空自己,你有否經歷過被神如父母般純全之愛所包圍?

  • 記律的軍兵

馬丁‧路德(1483-1546)高舉因信稱義的旗幟,提出了“十字架的靈命觀”。基督徒要在受苦和十字架中認識神,因為神選擇在十架的羞辱和軟弱中啟示祂自己的恩典。

“十字架的靈命觀” 輕看世界所貶抑的軟弱與愚拙。十字架上的軟弱無能的容貌,正是神特別選擇的標記,用以彰顯無能者的大能。但也要求我們以愛來回應。

耶穌會的創辦人伊納爵(1491-1556),寫下了著名的《屬靈操練》。他不單追求默觀基督,確定褔音的恩惠是我們同樣可以經歷,也強調神在萬事萬物之中。 如果我們能在人類最平凡的活動中,在人際關係中,在一剎那間,“經歷到神,彷彿神就臨在你的身邊,臨在你的心裡”,那麼每一天都是豐富的一天。他又提到矢志效忠元帥基督,義無反顧。

清教徒啊、從本仁約翰到約翰愛德華,為到你們的堅貞與愛慕,我們感謝你。你們的宣講佈道與委身充幣滿激情與信心。

約翰衛斯理重要的靈修觀念則將禱告聖潔事奉結合。他以小組的方式實踐彼此承擔屬靈生命的責任這個觀念,讓弟兄姐妹在小組內彼此關心,彼此承擔他人的擔子,彼此認罪。

恩典可等真實,但我們有沒有常常默想基督的恩惠?我們是否和一些生命營壘誓不兩立?我們是否自由平安地追隨抑或仍有掛慮?

  • 隱密處與日常生活的靈性表達:

蓋恩夫人(1648-1717),主張“自我棄絕,被動成全主的旨意” 。我們能做的,就是讓神做工,寂靜的禱告”,當靈魂唯一的需求成了無言的期望,那期望就會因此成就(第233頁)。小德蘭(1873-1897)靈修觀的一個根基,就是“以愛還愛”。“找到一些微小的方式”表達對主的愛,如一個微笑的注視,一句親切的話語,做一件卑微的事,善待干擾傷害自己的人等等(第245頁)。

還有大德蘭和十架約翰,說明了靈命進深和自我認識的關係,認識自我就是認識自己本質上的貧窮。和暗夜的靈程真我的完全呈現。

後者、勞倫斯弟兄的《清修庖廚中》他的体會同樣是除神之外,別無所愛;專一心志,定睛在神的身上;在內室及生活、或動或靜的向神舉起我們的心,以之為禱告的開始、繼續和結束;鍥而不捨,百折不撓。

如果沙雷的聖方濟(1567-1622)的座右銘是:“活出耶穌” ,並在微小事中培育溫柔敦厚、單純自由。十九世紀的傅高德進入沙漠的修道並住在窮人中就是近代效法基督的表表者。

進到內屋的獨處並可是獨善其身,也不是克苦和虛談境界,而是承認自己是人、願意放手,但重生命的意義就嘸專一於渴望神。你又如何呢?

  • 多元的靈性表達

復興時代的眾同工,我們感謝你。十八世紀的莫拉維亞弟兄、十九世紀在英美蘇格蘭、威爾斯的大復興,衛斯里和懷特飛,之後的二十世紀:靈性復興燒起了整個宣教浪潮。

從西方到東方,中國基督徒在義和團事變中殉道;但由神學到倫理:從禱告到文學、恩德曉、潘霍華、馬丁路德金、魯益司、托爾斯太、杜司妥也夫斯機、三浦鈴子、遠滕周作…

還有泰澤的羅哲弟兄、加爾各答的德蘭修女、遠赴非洲的史懷哲!

梅頓(1915-1968)啊,你認為,“靜默可以勝過虛幻的假相”,“獨處使人克服不自覺地隨波逐流” 。你熱愛獨處、默觀、但又熱情的關注世情。你說:“如果沒有靜默,神就無法聽出我們生命的樂章。如果沒有休息,神就無法插手我們的工作。”“長夜是我無垠的牧區,靜默是我衷心的事奉,貧窮是我慷 慨的施捨,無助是我無言的證道。但生活就是默觀的種子。

盧雲(1932-1996)你明白甚麼是無能者的大能,你的靈修神學關注獨處與靜默。但又極重視團体生活。團体生活教導我們都可以像基督的兄弟姐妹,像天父的兒女一樣,生活在一起,“我們是神所愛的兒女”。 而事奉就是相信你是神的兒女,存心是悲憐,與別人同受苦,在痛苦中休戚與共。

悠長歷史中文學、音學及藝術者托爾斯泰、魯益司、Mozart, Beethoven, Michael Angelo近代知名的學者Hediegaar, Hallesby, Karl Barth, J.I. Packer, Eugene Peterson, T.F. Torrance, , Helen keller, ML.King, Pannenberg, Gunton、Hauerwas, Fred. Buechner, James Houston, Benner, Parker Palmer, Abraham Heschel , Richard Foster…. 有名及無名的傳道者與門徒、音樂家、宣教士、神學工作者。

榮耀歸於至高神!讚美聲音不絕!

主啊,先賢所作所是的一切一切,都為要榮耀你。我是否聽到你的呼喚?我可以怎樣公服侍你;以至你更得榮耀?

分享:朝聖、門檻、呼喚、

靈修傳統中的三路最為人熟悉;即所謂煉淨之路、光明之路和聯合之路。這是信徒成為矢志的門徒,也是進深的經歷神的必經過程,好像一個站在邊緣或門檻上的人。以上的歷史人物,勝過試煉與試誘、在聖經及禱告中被光照,並進深的在事奉及默觀中與神聯合;真是榮耀啊、榮耀!恩典讓我們更整全的經歷神。因為他們開放、謙卑的持守著信、愛、敝著臉的見過主的榮光。徹底、與別不同的生命選擇。激烈的、有異象的、犧牲的!神今日尋找這些人。

靈修傳統閃耀著來自神的靈性之光。毫無疑問,沒有一個人能在自己的靈修生活中,全部繼承這些傳統,但也絕不 當輕蔑或無視這其中任何一個。就是蔑視聖靈在歷史中的工作。我們該像一個小孩子,走進了百花盛開的花園,親手摘下幾朵自己喜 愛的小花。看哪!這美麗的靈性之花,何等豐富。

胡格 (von Hugel) 與恩德曉在豐 富的基督徒生活的經驗與了解有其啟發性。他們提出知識、歷史及奧秘的三個層面或三個元素間創造性的張力,而產生整全經歷。周學信將其綜合如下:“用我們的聰明智慧來認識神;通過教會這個体系來服事世人;透過愛戴與敬拜來愛神。”《無以名之的雲》今日我們要重新肯定奧秘的智慧是重要的。神的恩惠是測不透的。

面對歷史、面對在大患難中的矢志追隨者,我感到卑微;面對先賢聖哲,我汗顏。從殉道到衛道,流血與真理似乎是唯一的光榮;但縱使這是條光榮之路,神的榮光其實也表現在信徒的生命更新上,而不單在他們的事奉上。神期望我們經歷與祂共融、得見祂的榮光。

靈修傳統中眾聖徒的委身:如沙漠的智者,修道的貞潔者,隱修的愛人、勇往直前的軍兵,尋索真理的學人、還有編寫及唱誦讚美的詩篇聖樂人、遠渡重洋的宣教士、默默耕耘的牧者、作家…等,我們要欣賞的是他們的成就嗎?抑或他們變成主的形狀的見證。

1. 愛的表達:變成主的形狀。靈修的傳承就是渴慕與主聯合的榜樣。藉著切慕與禱告,眾聖徒將生命徹底的投入於神裡面。從追尋的默觀禱告到層層漸進的靈閱操練,再從隱修的熾熱愛情到如《神操》般的追求,都說明默觀禱告就是光榮之路。與主聯合卻並不是避世;耶穌會傳統中強調的默觀與生活 (contemplatives in action) 就是將主的同在帶進生活中的實踐,這也應該是我們的指標。

神就是愛。茱利安神愛的啟示,之後;有凱瑟琳(1475-1510)靈修的主題是愛。“愛是靈魂的起源,是中途站,也是靈魂的歸宿。你不能沒有愛而活著,因為無論在這個世界或其它任何地方,愛都是你的生命。傅高德 (1858-1916),立志“活出耶穌在拿撒勒所活出的生活形態”,提倡以“生活”代替“言語”的傳道。他將效法、愛與順服連結起來, “‘愛’有三個不可分割的兒女,他們是:定睛凝視/默觀神,效法和順服。一個人越定睛於神,就越愛神;越效法神,就越愛神;越順服神,就越愛神。” 禱告與默觀、然後由默觀延伸到生活,處處都是愛。

2. 愛的表達:生於一七一八年的大衛布耐爾納(David Brainerd),少年失去雙親,沈默和憂鬱的性格。他是耶魯大學學生。他曾有一個很深刻的屬靈經歷,仿佛看見神的榮耀,他與神有極甜蜜的交通,掙扎終於得到釋放。

他本來他是全班最優秀的學生,竟無故被學校開除,但更有許多時間禱告和默想,他對失喪的人負擔愈來愈重。一七四二年四月六日,他的日記有這樣記錄:“我的禱告非常甘甜,我覺得我可以爲主的緣故,甘受最大的痛苦。若是主的旨意,我願意離開自己的地方到外邦人之地,經歷任何的苦難和死亡,惟願外邦人也能得蒙拯救…我覺得對我來說,這個世界和我在人面前的名譽已越來越不重要。我願意被藐視,成爲戲景給世人觀看。四月二十日“啊!渴慕爲主而活和完全的奉獻給衪。我要爲神的榮耀耗盡我的生命事奉衪。”

被差會接納爲宣教士,開始在印第安人當中工作,拚命的傳福音,可是他似乎是在打一場敗仗。印第安人對福音反應冷淡,沒有人願意相信主!大衛孤軍作戰,得不到人的鼓勵,有時也不免會沮喪,然而他始終說:“要使印第安人悔改,在人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我看到 神凡事都能。

他的生活非常艱苦,常經歷在曠野旅行之苦。大衛的宣教生涯中,飽嘗疾病的折磨。然而,在這一切困苦中,他說:“我這樣受苦是好的,叫我能對世界和其他的事完全的死心。

大衛是一位禱告的僕人。他常常整天的禁食禱告,求神在印第安人中行奇事,甦醒他們的靈魂。一七四五年, 神垂聽大衛的禱告,使許多印第安人流淚痛悔歸向主。聖靈的能力如同火焰,溶化許多剛硬的心,那些從前聽過大衛傳道而無動於衷,現在都紛紛把心門打開了!聖靈的工作不單限於一個地區,遠近都有許多印第安人來悔改信主的大復興。大衛只能驚歎說這一切完全是 神的作爲!

一七四六年,大衛的身體更衰弱。 他的日記寫著:“早上我的身體軟弱得不能講道了,下午我只講論羅馬書十四章七、八節:‘我們沒有一個人爲自己活’…啊!但願我所做的一點工作,全都用正確的態度做,我就太幸福了。啊!若我活,讓我爲主而活。若我死,讓我爲主而死。讓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大衛多次經歷死亡的幽谷,然而他對主的渴慕,對傳福音的熱誠卻從沒有減退,常勸勉別人要走捨己的道路。他說:“我的天堂就是討 神喜悅,榮耀 神,奉獻一切與 神。完全專一的爲主的榮耀而活。若我有一千個靈魂,只要他們有點點價值,我都要完全奉獻與 神。現在我在病中,天天痛苦不已,我一切的安慰就是能爲主做一點點工作,不論是我講的、或寫的、或別的事。”

他只有二十九歲,只做了五年的宣教士。然而他短短的一生卻是何等榮耀!他的日記和傳記感動了千萬的信徒更加愛主,更激勵了許多人效法他獻身,至死忠心。約翰衛斯理常對一些傳道人說:“每一個傳道人都應用心讀畢大衛的一生。”

華人教會的領袖:宋尚節、倪柝聲、王明道…靈、道、行

生命

但今日Megachurch? 大教會宣教實行小教會信徒的掙扎 ----------他們需要:Life, transformation, ROAD! 成長路: 軟弱地去愛:wounded love 苦戀:

3. 在榮耀神高舉基督的基礎上:靈裡合一

第一:“忠誠的僕人”。 細心地順服神,服從神的教導,完成每一個任務,成為一個能服事別人的人。但還沒有深入到裡面的生命。

第二:真誠的朋友。從注重外在事奉進到內在生命的操練。他卸下對現實世界的眷戀,使內在的生命得以自由,但還沒有完全勝過自我中心的轄制。

第三,隱秘的人。 生命被擁抱在愛裡,溶化在與神合一的關係中. 門檻:不怕站於邊緣,約翰偉斯里:給我一百個至死忠心的人,除了神以外什麼都不愛;除了怕犯罪以外什麼都不怕,我們要搖撼地獄的門。委身的徹底。愛與渴慕Desire God。Contemplation, Celebration. Jonathan Edwards, Religious Affection, Michael Casey, Revelation of Divine love…敬拜的呼求Hill Songs

第四:默觀與生活並重的《效法基督》成為靈友、導師

第五:追求共融生活的人:表裡工致、復和、活出使命、夢想

在二十一世紀,有一群人的夢想是建立新修道傳統:將整全信仰表達,特別是安靜、默觀、關愛等價值觀植入社區。

夢想:給我一百個牧養屬靈導師,一千個禱告的靈友,教會的靈性深度將改變,神國的擴展在闊度和深度上都會成就。

不斷的朝聖、再開始、回轉、hopeful faith,unconditional, eternity;例如生命師父:Holistic, 默觀與行動!Their weaknesses: struggles, vulnerabilities, 恩典、憐憫、果子 (聖靈) 、住在祂裡面!

Our weaknesses 例子:我不敢輕言有夢:我寧願有耶穌?高舉基督?牧者一生努力事奉但感慚愧!慚愧!我們何嘗不是軟弱!

靈友、共融禱告、合一!不要害怕自己的不足,只要尋求。

Seek His face, Ask for His Mercy,Holy Communion。

小屋: Eugene Peterson, 另一本天路歷程;作者是宣教士後代,tragic life,

The Shack is a book that seeks to provide answers to the always timely question "Where is God in a world so filled with unspeakable pain?"

主角Mack participates in lengthy and impactful discussions with each member of the Trinity. Topics range from the cross to the Trinity and from forgiveness to free will. He finds his understanding of God and his relationship with God radically and irrevocably altered. His faith is dismantled piece by piece and then put back together. As we might expect, he leaves the cabin a changed man.

神學討論,但作為一本小說,啟發性。Seek His Face!

原來書中經歷也是作者親身體驗過的,撕裂的痛苦、人生的黑暗。但未有放棄。

呼召:沙漠中的讚美

神關起一扇門,祂必開一條新路;不疑惑,不軟弱,我心仍要讚美。 賞賜的在於你,收取的你必代替;神旨意,不能攔阻,我心仍要讚美。 凡事信靠主,不失去盼望;因為我的主仍然在掌權。 衪必在沙漠開江河,在曠野開道路,雖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我要在沙漠中讚美, 在曠野中宣告:我的主永遠掌權。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