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罷,朋友

很久很久以前,我愛上了一本書;它的名字是<天地一沙鷗>。我愛書的意境圖像,也渴慕飛翔的自由與適然。
  
現在我坐在書房中;我在聽 Neil Diamond 的 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我想到很久以前一個年青人在大學時代 首次聽到這音樂便愛上了的情景。那是很遠很遠的日子了。
  
日子雖然遠去,但我驚詫地發覺以往和現在的心境竟然如此相似。年青時代追求生命的奔放與理想與現在渴望的自由與異象,在本質上分別不大。我可以下結論說:每一個真誠的生命都必定是追求向上的- 有成長、有深度、有意義... 總之是 不枉此生。
  
要說二者的不同固然可以,前者充滿熱情、冒險、敢教日月換新天,後者情更深,但添了謹慎與智慧;前者強列衝刺、大無畏的永不怕跌倒,後者穩步前進、勇敢的面對深山夕照。但簡單一點來看都是心中有未完的夢;我們仍希望達到目的地。於是我們不停的飛!
  
我對自己說我要仍然有夢,我要翱翔天際,我要擁抱我的妻子、孩子及很多可愛的人群。但我深深相信及知道,我必須先等候風,風帶我高飛,也帶我到上帝那裏。在這過程中,無論是等候或飛翔,無論是夢稀夢濃、勇毅的前進或慎思的暫停,這整個旅程本身(the journey itself)都是可貴的。
  
所以我現在更多學習珍惜每時每刻,欣賞生命所給予我的種種。簡言之,我學習多歌頌生活,和我所親愛的人及愛我的上主共渡生命的挫折與祝褔,並常常在感恩中回望:我已被賦予了飛翔的相翼;在頌讚中前瞻:我更要掌握飛翔的本領。

Please reload

最新消息

【重聚‧同行】聚會暨證書課程畢業典禮 (溫哥華)

1/6
Please reload

書藉推介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19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