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樹仁的日子(2)

鍾校長,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都不像校長。

首先,她很親民,一點架子都沒有。

開學第一天,我提早到學院,看見校長站在大門,親切地和同學打招呼, 這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景象; 同學和我一樣,面露驚訝,不知怎樣回應才好。 後來,跟學生談起這事,我問他們:開學那天,你們認識站在校門「恭候」你們那位女士嗎?回答說:當然認識,是鍾校長,面試當日已是過面了」。原來不只講師,給學生面試,也親力親為,不愧是是教育家,抓緊機會親近每個學生,鼓勵他們,確保他們在樹仁所接受的,是生命的教育。 他們還說:你有見過「無人駕駛」的汽車嗎?你再早一點回來,便會看見哟! 後來才知道鍾校長很早便抵校,因身材嬌小,坐在車裡,秛軚盤擋住,只見車子動著而看不見司機的緣故。 校長對於科目的教學範圍,十分重視,而且親自審閲我們預備好的授課計畫和評核進度。那時我教授英語運用(English Usage)、英語寫作和英國文學,校長親自見我,告訴我所有一年級生、不管什麼本科、必修英語運用和寫作,並解釋他們的英語水平不好,囑咐我要要督促他們多講、多寫;英國文學的涵蓋範圍要廣,最好能與他們的生活接軌,領悟人生的本相,培養對生命的尊重和執著。 她並不是長篇大論那種,但為父為母的心腸,表露無遺。 至於鍾校長和胡校監建立樹仁的奮鬥史,他們夫婦如何在70年代投入全部私人積蓄、購入座落跑馬地的三層樓房、到80年代遷到慧翠道、與建築師爭取把只可蓋三層校舍増到十二層的經過,相信一向為人樂道。 當然最令我欽佩的是校長畢生致力把樹仁升格為四年制私立大學的堅持,從1985年至2001年間,展開全面的學術評審,多年來沉住氣,堅毅地向著目標邁進。 那是我在任期間,我們要定期提交教學進度、經批閱的學生生習作和試卷等,由香港和外國的學術評審局細加評核,同時增強海內外的廣泛的學術交流活動。記憶中那是段志氣高昂的日子,同學們著緊,講師們更認真。我不清楚別的學系,但英文系肯定是交足功課,而且水平都獲得肯定。 不起眼的鍾校長,環境無論如何,臉上總挂著笑容,無比的正能量和感染力,散發在校園每一個角落,推使校內上下同心守候那一天的來臨

Tags: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