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歲的青春

二十六歲,青春美麗的陳僖儀因車禍離世。

 

我不認識她,只知道她是年輕創作歌手,好有才華,後來才知道她是我中學的師妹,好像又拉近了一點距離。

 

二十六歲,可以用什麼詞語來形容?

 

年輕活潑、充滿活力、理想和發不完的夢。

 

同時,或者又是急躁、憤世疾俗、甚或自義和驕傲吧。

 

那麼,我的二十六歲,又是什麼模樣?

 

那是我新婚的時候,結婚剛一年,好像仍在戀愛的矇矓中,原來已置身於各種嶄新的倫理關係中:是妻子、媳婦、姑嫂等。這些從沒有在校學過的範疇,原來根本沒有課本和教案,而是要切實地走上去;天真、浪漫的婚姻夢經過生活的洗禮,蛻變為踏實和有血有肉的真實人生。這些我慶幸我經過了。

 

二十六歲,也是我母親離世的日子。被母親無微不至的愛擁抱了二十六年,卻從不了解母親的愛竟是如此深厚。一下間愛我的人走了,我赫然墮進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失落之中,就像小孩懷中的安全被 (comfort blanket) 一下丟了,害得孩子失聲痛哭、安全感頓失一樣。掙扎、再掙扎之後,母親的愛不再限於形體了,而是滲透在我每個細胞中;每個細胞飽滿著母親的愛,活現在我生活的每一環節。這些我感恩我體驗過了。

 

在事業方面,二十六歲,可說是我事業的攀升期,工作有了一點成績,獲得上司欣賞,責任增加了,職位也擢升了,爬上了所謂領層的階梯,黃毛乂頭開始體味到一步一驚心的滋味;還有複雜的人事關係,面對著許多別人的說話和面具,跌跌撞撞之後,才曉得閱讀它們背後的乾坤。這是人在江湖的閱歷吧,我感激我也在其中遊走過了。

 

可是,當我想起許多如陳僖儀這般短速的生命,好像剛走到人生的起跑點,上滿了子彈的武器正在等待爆發的哪一刻,卻陸沉了、殞落了,心中感到無限的哀痛。歲月輕狂,展示在他們面前的,不該是無限的機會、無窮的經歷、和無邊無際的可能性嗎?而他們郤止步於二十六年的歲月。

 

我又想起兒子的中學同學,德國裔的金髮俊俏男生,畢業後到澳洲參加義務工作,立志要以自己的生命來服侍人群,卻遇上了致命的車禍,身首異處,死得好可憐。只不過是二十二歲。

 

要數下去,還有好多。這些年輕的生命,對於我們、特別是成年人,究竟有什麼啟示?

 

有人想活過二十六歲,卻無法如願;能活過二十六歲的人,又諸多埋怨,認為全世界都欠了他似的。究竟我們何時才學會活著的意義,什麼時候才會明白恩典的寶貴?

 

「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篇 90:12)

Please reload

最新消息

【重聚‧同行】聚會暨證書課程畢業典禮 (溫哥華)

1/6
Please reload

書藉推介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19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