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4)

回港後的日子,我是使用進出醫院之間的時間,在極度疲乏憂傷的狀態下,一字一句的把故事書完成的。 

 

我潛意識加快速度,好像要與隨時來臨來的人生定律競賽似的。   

 

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這項繙譯工程,原來成為我當時的避難所;我一直以為自己在主宰它,誰知是它默默在環抱著我。 

 

那時貴恆在加拿大的工作未完,還沒有回到香港。多少日子,我獨個兒來回醫院,獨個兒在歎息、流淚;從醫院回家、伏在電腦前繙譯時,每個聖經故事竟彷彿從書裡躍動起來,拉著我的手,領我去到主耶穌跟前。明明是譯著有關耶穌醫治病者的段落,竟然看見主耶穌走到我面前,伸出手來醫治我。祂明白我的恐懼和孤單,主動的在 “The Jesus Storybook Bible” 天天陪伴我,安慰我。 

 

二月二十二日,完成了整部故事書的初稿。晚飯後,把初稿從頭讀一遍,準備翌日便傳到余教授,正式完工。

 

十一時左右,手機響起,害怕得不得了,全身上下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心想一定出事了,果然是醫院來電,說外婆已經停止了呼吸,著我立刻到醫院。 

 

幸好,貴恆已回來,我們飛奔往醫院,看見外婆動也不動,睡著了,睡在主耶穌的懷裡。 

 

翌日致電余教授,告訴他這件事。他如常的肯定我說:可以做的你已經做了…… 

 

又過了幾個月。八月初,教授來電說:故事書出版了,叫《故事聖經》,與俄羅斯文版本同步出版。

 

教授好興奮,比我還興奮,問:你在哪裡?我說在家,他回答說:好,我帶了兩本要給你,你來我家取好嗎? 其實我們住得很近,我開車去不用五分鐘。

 

到達他大廈的入口,他剛好下來,一看見我的汽車,忘了《故事聖經》,繞著車子走了一圈,說:好車,跟平治沒兩樣!

 

見他對汽車滿有研究的表情,和他帶我參觀海天書樓辦事處的神情,十分一致,仍是哪單純的興奮和投入感,或者該說是對生命的熱愛和喜悅。 

 

我想起這段說話: 

 

         「小花捲曲著,就像小小的玫瑰花蕾開在毛茸茸又柔軟花莖的頂端。它們好似自由呼吸,

              無法覺察但不可避免地,向著光綻放。花瓣呈現出清澈透明的粉紅色,有淡淡的黃色

             條紋,以及扇形般的葉子,是多麼複雜的葉脈,多麼千變萬化的綠,每一片都帶著較

             深的鑲邊。就像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的詩句:「凡活著的一切都是神聖的。

             生命因活著而喜悅。」* 

 

我載著兩本《故事聖經》,飛車回家,好想快點細讀它。

 

回到家裡,一翻開它,眼淚潸然而下,每字每句,都讓我想起外婆離世時的情景。我不停地哭,重溫主耶穌陪伴的恩典,我不知道這本書會銷售如何,也不知道多少小朋友會喜歡它,但至少它有一個忠實的讀者,至少溫暖了一個疲憊憂傷的心靈。這不就已經足夠了嗎? 

 

 

*William A. Barry, S.J. “A Friendship Like No Other: Experiencing God's Amazing Embrace”        

Tags:

Please reload

最新消息

【重聚‧同行】聚會暨證書課程畢業典禮 (溫哥華)

1/6
Please reload

書藉推介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19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