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七一

其實我不想再寫有關六四、或七一的事了,因為每次寫的時候只有憤怒和失望。

講得清楚一點,六四和七一,當然有它的來龍去脈,特別是歷史和政治因素,但對於我們這一眾在香港出生和成長的小市民,又有另番感受。

六四和七一,是遊行的數字,數字的字裡行間是無數香港小市民的憤慨。

今年七一,也是香港回歸中國十五年的日子,他們說是「慶回歸」,有國家主席親身來港道賀、有大型軍兵檢閱儀式、有解放軍英雄式降傘表演、有百艘船飄著紅旗在海上游曳、還有維多利亞港的煙花助慶…… 可是,我們沒有心情,這種種歌舞聲平、粉飾太平的節目,我們不想要。還有新一屆的香港特首,以及他的團隊,我們更不想要。

我們要的是禮義廉恥,是誠實守信,這是我們自少所學習的,也是我們教導下一代的金科玉律;是人際間起碼的標準,更是管治的基本守則。

不過,時至今日,我們徹底地明白了,原來沒有禮義廉恥的人,可以管治社會;不誠實、不守信的人,可以帶領市民「穩中求變」。

四十萬人也好、六萬多人也好、十一萬人也好,密密麻麻遍滿銅鑼灣、灣仔、金鐘、中環,還有西環,他們心中口中都要吶喊,既然高官聽不見,唯有用雙腳,來行出我們的訴求。 特首,你可以聽不見,但你不可能看不見,除非你是失明的,包括良心的失明。

我們先到音樂亭參加祈禱會,為城市禱告,祈求上主俯聽我們的呼求,憐憫這地。

接著排隊等候出發,開始遊行。 在烈日下站了個多小時,仍然未能出去,台上的主持人說馬路上只開了兩條行車線,高土威道又沒有開放,還有電車堵在車軌上,人流無法前進。 於是,「警察,開路」、「驚察,開路」之聲此起彼落,喊叫中充對紀律部隊幾許的不屑。

台上主持人又說:醫療隊,請速到某場區,有人暈到了…. 不知多少萬的人,站在原處,汗如雨下,旁邊是個父親,三十來歲,帶著約五、六歲的兒子。小孩被太陽曬得滿面通紅,汗珠大滴大滴,卻不吭一聲。我本能地把傘子移到小孩頭上,他不好意思地把頭藏在父親的腳後,父親微笑地向我說謝謝。

我對他說:二十多年前,我的兩個兒子也是一樣,跟著我們遊行,試過大汗淋漓,也試過被雨水浸透,那時我不知道他們的心裡明白多少,父母之可以做的,就是抓緊機會,向他們說清楚黑白是非,免得他們成為應聲蟲,為利是事。

當年不知道的結果,二十多年後揭曉。今年臨近六四,在美國居住的大兒子問我:你們會遊行嗎?原來他還記得。

我肯定的對這位年輕的父親說:你的工夫是不會白費的!

滯留原地個多小時,到離開維多利亞公園、真的走到街上已四時半了。

沿途叫喊聲不絕,各方各民提出了各自的訴求,最主要的口號當然是新特首下台;絕不會發生的事,也要大聲呼求,這是我們的自由,況且明年今日,誰知道我們還可這樣自由表達?

身旁簇擁的竟是以二、三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居多,又有身穿黑衣的「學民思潮」、和「中學生聯盟」的中學生,後面的男生說我們hall的人在前面,想必定是某大學宿舍的同學,小小年紀,在星期天這個公假日子,怎麼不去唱K、溜冰、看戲、或乾脆在家睡覺,卻頂著火焰的日頭,寸步維艱地向前蠕動,為了爭取屬於自己的一遍天空。

我邊行邊WhatsApp我的兒子,又把相片上載給他看,製造個現場效果,他問我什麼「又」遊行,我簡單地說我們在表達對新任特首的不信任;他直截了當地問:Why did you vote for this stupid guy? 我無奈地答:我沒有選他喔,1,200人組織了個選舉委會,代表其餘七百萬人投票…..

套用兒子的形容詞:stupid guys vote for stupid guy,你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Tags:

最新消息
書籍推介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