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日子 (5)

七月十日,是父親的生日,也是他屬靈的生日,1988年這一天,父親決定接受主耶穌成為他的救主。 

 

其實,哪天並不是什麼佈道會,只是一般的主日崇拜,問他為何選擇這天來公開決志,他說:七月十日是我的生日,以後也是我的屬靈生日,容易記得嘛!

 

這就是我的父親,好有性格。

 

自從他移民後,我每年都會盡量安排和他渡生日。哪時孩子還年幼,總會買些小物品,就像氣球、橫額等,當然有生日蛋糕,十足十的生日 feel,逗得老老少少都笑逐顏開。

 

現在,再看這些照片,仍覺是昨天的事,只是年少的成長了,成年的更覺成熟,有些更已離我們而去,慶幸笑容一點沒有改變。 

 

這個七月,父親已經消瘦了很多,也無法吃些什麼,但我和貴恆仍像往常一樣,和他一起過生日。 

 

我們給他生日利是,還有我們兒子們給他的賀卡,他逐張打開慢慢細讀,然後小心地放好在沙發旁邊的茶几上,就像平時一樣。始終沒有講些什麼。 

 

不知怎的,我的心有點悲哀,明年今日我還可以這樣和父親過生日嗎?

 

或者,父親想得比我更多吧,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 

 

就是這樣,在稀少的說話、和淡淡的生日氛圍中,我離開了愛民頓,也離開了這塊從前一直和父親在地上相聚的地方。 

 

再見父親的時候,是一個月後。哪天是八月六日,是父親的安息禮拜。

 

他躺在深褐色的棺木裡,面容安詳,身上穿著筆直的西裝,配上了紅領帶,左手放在胸前,握著他生前常用的聖經,好有平日哪種整潔和認真的模樣。 

 

我站在旁邊,不停地呼叫他:爸爸、爸爸…… 

 

我不是兩個星期前才見過你?怎麼我一轉身,你就走了,走得哪樣急,哪樣突然。 

 

來為父親送行的人很多,填滿了整個禮堂,工作人員趕緊多加了幾十張座椅。送別來賓時,不少停下來,告訴我父親如何如何幫過他們;其中一位女士,哭得厲害,握著我的手,斷斷續續地說:崔伯是我們家的恩人,沒有他,我們不知會變成怎樣……別的又說:崔伯真的好幫我們……

 

一直以來,聽著父親說他怎樣幫過一些人,但從來沒有想像過這些事情的深度。如今看見好友為他流的淚、各團體致送的鮮花、還有當地中文報紙全版刊登懷念他的文字,彷彿把父親生前的善行,一一化成實體,教我倍添懷念。  

Tags:

Please reload

最新消息

靈根自植國際網絡資源共用: 包括課程、專題、默想、文章等

1/10
Please reload

書籍推介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Social Icon

Copyright 2007-2020 Spiritual Formation International